导航: 主页 > 临沂中豪建材有限公司 >

临沂中豪建材有限公司

纪录片《是这样的,法官》上线2021-09-13


  历时五个月完成 采用“非侵入式拍摄”

  纪录片《是这样的,法官》上线

  丈夫挥刀砍向想离婚的妻子,致其全身二十余处刀伤,法庭上却说“我只是想吓吓她”;00后聚众斗殴被拘捕,去往法庭的车里意外地唱起了歌,其中一位嫌疑人决定投案后,并没有立刻自首,而是花了两天时间还租的车并寄养爱犬;法庭上,律师与公诉人激烈辩论,被告、原告、庭下等待宣判结果的当事人亲属,表情复杂;法官仔细聆听双方供述,在情与法中反复权衡……

  这是法庭中上演的人间真实,也是9月9日起在腾讯视频上线的《是这样的,法官》所呈现的内容。这部以我国基层法院为题拍摄的纪录片,记录了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中发生的民事、刑事、执行案件,展示了基层法官、司法工作者的日常。

  冲动是魔鬼

  以上案件都出自《是这样的,法官》第一集《冲动的代价》。第一案,丈夫持刀砍伤妻子,故意伤人和故意杀人——原告被告双方律师辩论的看似仅有一字之差,结果却可能差之千里,判定的关键在于丈夫邓某有没有伤害妻子的主观意愿。法庭上,被告人邓某宣称自己从来都是老实人,砍人是“只想吓吓她(妻子)”,绝非故意杀妻。但法官罗荣却指出了其中的矛盾:“你很无力地砍她,导致了20多处刀伤。你有没有认识到这个行为,会导致被害人死亡的结果?”最终,法官罗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判决被告人邓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你以为只要有法律条文、循规蹈矩地秉公执法就可以吗?其实法官在其中要小心地博弈,他们要以法理和法律来做出裁决。”在腾讯在线视频节目内容制作部纪录片工作室高级总监朱乐贤看来,法官不仅要熟悉法律、法学,还要学习心理学。“对我来说,制作《是这样的,法官》的过程,也刷新了自己对于法官的全新认识。”

  法官的责任不仅仅是判决,更多的时候,他们还要照顾双方的利益。伤妻案发生两个月后,妻子周某通过起诉与邓某离婚。双方律师又针对财产分割展开交锋,原告提出“20万”,被告代理律师提出“13.8万”,双方僵持不下,法官成了“中间人”。“要不这样,15.8万”,双方达成一致。一秒颠覆了大众之于法官的认知,弹幕齐刷刷飘过:哈?原来你是这样的法官。

  夫妻的反目成仇让人唏嘘,第二案00后聚众斗殴则让人有些哭笑不得。几位嫌疑人在拘押到法庭的车上还在唱歌,年轻人的混不吝让人感觉既荒诞又搞笑。庭审的过程同样让人语结。

  公诉人:你们在微信群里有没有说过这件事,带东西(西瓜刀)去和解?

  被告:有。

  公诉人:是谁说的?

  被告:我说的。

  公诉人:那他们(参与斗殴的同伴)怎么反应呢?

  被告:他们的反应是不想让我带(西瓜刀)。

  公诉人:你为什么知道他们不想让你带?

  被告:猜的!

  画面上,公诉人被噎住了……

  明明是说想去和解,却带上了西瓜刀;明明是劝阻小伙伴不要带刀,却第一个出手打人;口口声声说“我最先打的原告”,视频却显示最先遭难的人自己根本不认识……00后年轻人激情犯罪,谁能不说一句冲动是魔鬼?

  法院是故事的“富矿”

  能捕捉到这些法庭上真实的情节,在于《是这样的,法官》采用了“非侵入式拍摄”。为此,摄制团队对法院做了大量的改造,被拍摄的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被安装了很多单向玻璃,把摄像机藏在了后面。监制唐剑聪介绍,“我们在整个法院装了20个定向的摄像头,每个人都看不到任何摄像镜头,也看不到任何一个话筒,但是所有的面部表情和声音全部被我们收录。我们跟出镜的、凡是没有打马赛克的人都取得了联系,拿到了完全的肖像权。”

  拍摄前,摄制组对于法官这个职业同样陌生。唐剑聪说,“我们怕法院太平静了,可能就是庭上,形式可以是法官、原告、被告、公诉人、辩护人交锋,是不是更多的是简单交流对话?但是,当我们的团队进入到法院之后,我们越来越觉得法院是一个故事的富矿。”

  法院的故事有多少?唐剑聪举例,《是这样的,法官》的拍摄历时五个月,摄制组查阅了大约2200份案卷,“你可见法官们工作量有多大”。纪录片第一季最终呈现了其中的30多个案件,“这些案件都是根据社会热点、教育意义、传播价值等标准遴选出来的”。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选择基层法院进行拍摄的原因”,他表示,“这里发生的故事更鲜活、更有烟火气。比如狗狗在路上被车轧死了,怎么判?夫妻离婚了,关于小孩的培训费怎么出?妈妈要报八门,爸爸只准报两门,这怎么来裁决……”

  法官的专业性带给我们安全感

  事繁任重之外,法官们有时还要直面危险。“今年年初时,湖南省高院周春梅法官被刺杀了,这个事情反向来提醒我们法官的职业其实是危险的,因为每次判决都有胜诉方和败诉方,就会有一些心理特别极端的人,会把仇恨发泄在法官个人的身上。法官对很多社会话题的表态在各个方面上还是维持了自己专业的水平,并不轻易表态,因为他们会认为他们是裁决者,他们不能过于个人化和强烈,这个职业素养,一开始我觉得是拍摄的一个困扰,现在我反而觉得他们的专业性让我更有安全感。”总导演李智愚谈道。

  这种专业性,带给当事人的同样是安全和安慰。李智愚提到,第一起案件中被伤害的妻子周某,之前的伤害案和之后的离婚案之间相隔两个月。伤害案后,节目组曾经通过律师和亲友询问她的情况,了解到她的状态已经完全不能接触陌生人了,“她身边的人靠近她,都是小心翼翼的,她就坐那个角落,抱了一袋纸,里面有很多资料。我们想了很久,最后决定不去打扰她,也不去采访她。我们只是用一个很远的监控,捕捉到她坐在那里。我们设想,如果万一离婚案还是这个状态,我们也尊重她的状态。”李智愚发现,两个月后,离婚案开审之后,周某的状态明显改观,“这是因为伤害案的判决下来了,这对她来说就像一个定心丸,法律给了她一个相对公平的答案。所以,这个事情她能放下了,就能走出过去的阴霾。”

  文/本报记者 祖薇薇

【编辑:房家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